您当前的位置:泰斗手机网 > 新闻 > 为什么美国宇航局计划让女性登上月球

为什么美国宇航局计划让女性登上月球

2021-04-13 14:17:20 来源:新浪科技
为什么美国宇航局计划让女性登上月球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13日消息,美国宇航局计划在“阿尔忒弥斯”登月任务中将首位女性送到月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4月12日是人类太空飞行60周年,也是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1961年4月12日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人类60周年。此后不久,第一位美国宇航员进入太空,并在短短几年内,美国宇航员首次登上月球。

  纵观美国宇航局“阿波罗号”任务,先后有12位宇航员登陆月球表面,但这些月球登陆者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男性,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形象极其刻板,多数宇航员均是30多岁的测试飞行员,而且都是白人男性。

  从那以后,宇航员的狭义定义开始扩大,人类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在不断发展,慢慢地宇航员的形象已经发展到包括更广泛的各种太空探险家,现今随着美国宇航局载人登月计划“阿尔忒弥斯”提到日程安排,未来美国宇航局的目标是让人类重返月球表面,但这一次将包括女性宇航员。

  这一步在美国宇航局历史上已度过了半个多世纪,依据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历史学家的观点,女性登陆月球并不是实现太空生存多样性的最终目标,然而,这是自然规律运行的一个重要环节。

  为什么计划女性登上月球?

  美国宇航局退役宇航员佩吉·惠特森是一位化学家,她拥有一项记录——成为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办公室首位非军事官员,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女性成为阿尔忒弥斯登月任务成员之一,这是试图帮助宣传美国太空事业,促进人们产生登陆月球的兴趣。我认为登陆月球是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它是我们进一步开发太空旅行、前往火星所必需的基础条件。”

  太空飞行历史学家艾米·希拉·泰特尔在谈到美国宇航局有意让女性参与月球登陆计划时说:“我们知道,上一次人类登月已过去几十年,当时登月的宇航员均是男性,所以我们现在计划女性宇航员登陆月球是在纠正过去的错误,我认为这是为了显示更多的包容性。”

  对于一些人而言,即将到来的阿尔忒弥斯载人登月任务(目前预计在2024年完成)可能看起来像是美国宇航局团队展示性别多样化的一个噱头,然而,尽管美国宇航局有意邀请一位女性作为下一次登月的两名成员之一,但现任和退役的美国宇航员都拒绝接受这是:“噱头”的说法。

  这已经不是美国宇航局第一次被社交媒体喷子批判为“噱头概念”,2019年,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克里斯蒂娜·科赫和杰西卡·梅尔在国际空间站进行了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这次太空行走是一次电池升级和维修任务,但这一时刻却成为头条新闻,具有“里程碑意义”,因为此前从未有过全是女性参与的太空行走。

  但美国宇航局并非有意让这两位宇航员组合在一起创造历史,当时美国宇航局官员称,克里斯蒂娜和杰西卡只是因为太空行走轮替计划而使两位女性宇航员执行该任务,工作日程安排上的巧合仅是更多女性加入宇航员队伍的结果。

  因此,在选择宇航员执行阿耳忒弥斯登月任务时,其中有一位女性就不足为奇了,这些女性具备太空飞行的能力,如果要执行探月任务,他们中的一个或者多个当然会被选中,因为他们是合格的,像男性宇航员一样。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尼科尔·杜克·曼恩称,美国宇航局并未宣称过我们的任务是让一位女性登陆月球,我们的任务是重返月球进行持续性操作,这是阿耳忒弥斯任务的一部分,我认为现实情况是未来宇航员处理太空事务将多元性方向发展,其中部分工作适合女性来完成,这仅是实现人类太空任务多样性的一个自然功能。

  他强调指出,我们意识到宇航员应当具有多样性,他们拥有不同的学历背景、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宗教、不同的工作经历,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才能使我们成为一个能力更强的机构。目前,美国宇航局似乎也同意这一点。

  美国宇航局约翰逊太空中心副主任瓦妮莎·威奇说:“现今,无论是从任务能力还是劳动力多样性考虑,女性都代表着美国宇航局工作人员各个方面的重要贡献,在最近被选中的两届宇航员培训班中,女性学员比例也是历史上最高的,2013届培训班女性学员达到50%,2017届达到45%,随着我们增加阿尔忒弥斯任务新一代宇航员队伍的多样性,我们期待着第一位女性在月球表面行走,并激励全球更多的女性投入航天事业发展。”

  性别争议

  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宇航员,也会有更多的女性参与像阿尔忒弥斯登月这样的任务,这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人们仍然通过性别的视角来讨论登月,他们关注的“一位女人”,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宇航员”,这一事实表明,明显的性别不平等仍然存在。

  部分人甚至认为,在这个太空任务中强调女性的作用可能是一种伤害,因为这可能“排挤”她们,太空飞行历史学家泰特尔说:“有些人认为执行太空任务时应当将女性分离开来,让她们成为‘另一个群体’,她们在月球上不是因为她们应得到一个位置,而是她们是具备一定素质和能力的宇航员。显然,当性别不再是争议问题的一部分时,当每个人都能平等地被代表,而且仅是基于资历,我会更加高兴,现在人们仍然提出性别问题的事实表明,性别平等还未达到应有的程度,我们的科技不断在进步,但我仍然认为未来还有一段路要走……这是美国宇航局致力实现的目标,我认为阿尔忒弥斯任务是试图宣传他们正在努力实现目标的一种方式。”

  然而,正如美国宇航局退役宇航员佩吉所说的那样,未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宇航员,但是女性仍然仅占美国宇航局宇航员队伍的10%左右,除此之外,在宇航员社区和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仍然缺少多样性和包容性,对有色人种以及其他边缘群体而言,仍然存在不容忽视的障碍。

  事实上,历史上仅有15位黑人宇航员执行太空飞行任务,相比之下,至少有360名美国宇航员进入太空,宇航员曼恩称,我认为未来有一天我们将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全女性太空行走不再是头条新闻,女性在月球表面行走不会成为新闻,因为这并不重要,这仅是宇航员工作职责而已,我希望我们有一天能实现这个目标,但现在还没有。

  现在,现实是性别不平等,包括太空飞行在内的许多领域都存在性别不平等,由于这些原因,突出女性和边缘群体在航天领域(以及STEM领域)的成功和成就仍是很重要的,因为她们代表向年轻一代展示她们的潜力。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阿波罗登月计划,几十年以来阿波罗精神激励着许多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那个时代宇航员队伍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即使是当时在美国宇航局工作的绝大多数工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

  泰特尔谈及阿波罗时代的影响力时说到:“当一个6岁小女孩颇有兴趣地看到登陆月球的视频时,她会被家长问到长大之后想做工程师、还是飞行员?小女孩会非常认真地说,我长大以后想当飞行指挥官,让工程师和飞行员当我的飞行成员!通过在太空飞行中看到越来越多的宇航员和领导者,年轻一代可以看到自己未来的太空前景。”

  佩吉说:“我希望看到任务中某个成员更容易被他人接受和认可,以我为例,当我看到人类首次登上月球时,我非常激动,倍受鼓舞,但我并没有告诉很多人那是我长大之后想做的事情,直到我18岁,美国宇航局才挑选出第一批女性宇航员,其中就有生化学家香农·卢西德,当时我对生物和化学很感兴趣,所以我想未来我也有机会成为一名女性宇航员。”

  她强调称,目前已有女性开辟了这条路,她们将激励我从一个梦想变成一个目标,我认为其他女性做到的,我也可以!现今的孩子们在互联网看到未来首位女性将登上月球,或者读到一个这个任务相关的故事,他们会逐渐地认同女性宇航员是太空团队的一部分,这些女性宇航员将为全球多样性发展树立榜样,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叶倾城)

原标题:为什么美国宇航局计划让女性登上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