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泰斗手机网 > 新闻 > 贝壳创始人左晖离开了但他的世界观胜利了

贝壳创始人左晖离开了但他的世界观胜利了

2021-05-21 17:31:43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贝壳创始人左晖离开了但他的世界观胜利了

  来源:极客公园 

  原标题:贝壳创始人左晖离开了 但他的世界观胜利了

  贝壳集团失去了一位奠定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

  这个社会失去了一位做“难而正确的事”的企业家。

  5月20日下午,贝壳找房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去世。

  消息一出,除了震惊、不敢相信,还有更多的人在怀念左晖为房产交易事业健康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

  在左晖身上,人们既能看到传统房地产企业的秩序感,也能看到互联网的创新精神,看似矛盾的两者被他融合在了一起,迸发出了改变行业的能量。

  随后贝壳集团发布讣告悼念左晖,称集团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今天万分难过,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离开了我们。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从链家到贝壳,极其有幸和左晖一起共事,一起奋斗拼搏,一起推动行业进步的我们,失去了一位亲密的伙伴和智慧的师长。左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左晖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得到App总编辑李翔在其系列出版物《详谈》中,记录了其于2020年及2017年两次采访左晖的对话,较为全面的总结了,左晖所谓的“难而正确”的事是什么。

  什么是“难而正确的事”

  李翔对左晖有这样一个总结。左晖的厉害之处在于,他有能力构建起一个“庞大的线下服务网络”。这个短语中的四个词都非常重要。

  “庞大”意味着规模,管理100个人和管理10万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事,规模本身会带来事物复杂度的变化。链家是中国公司中少有的,具备管理10万级别团队的公司之一。“线下”意味着这些人需要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中工作。“服务”意味着这10万级的团队跟用户有大量的接触和交互时间。“网络”意味着这个团队的成员彼此间存在协作。这其中涉及到如何建立信任、如何激励协作而不是让团队内部竞争等问题。

  “庞大的线下服务网络”这个短语极好地总结了贝壳的“难”,贝壳不是一个简单的可以展示“海量真房源”并预约经纪人看房的App,那只是它在互联网世界的表现形式。贝壳的本质是一个“服务网络”,在这个网络里,经纪人共享房源、协作服务。

  要知道,在这个曾经以跳单、抢单、坑一单算一单的行业里,要让这些从业时间平均只有7个月的经纪人们信任一个平台,将手中的资源上传到这个平台,并将利益裁决的权利也交给平台,是何等的难。

  尽管贝壳成立仅两年半的时间,但关于如何让行业规范起来,左晖和链家内部从十多年前就开始了思考。这并不是一种情怀或者英雄主义使然,而是像左晖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所讲的,“做难而正确的事”,因为这样做的企业将从中受益。

  在早期,链家也和其他房产经纪公司一样吃差价,或许这是出于一种商业意义上的“本能”。既然容易的事有钱赚,那为什么不做。这一过程持续了半年,半年后,左晖发现,赚钱是真实的,客户的投诉也是真实的。

  当和消费者背道而驰的时候,生意是没有办法持续的。这也是为什么左晖认为,让行业良性发展,是一件正确的事。虽然难,但做成了,生意也就成了。

  信任协作网络

  虽然每年都会发布一些有关科技的新品,但贝壳的本质,是一家管理公司。

  贝壳的内部有一个核心指标叫做“单边比”,意思是一张单子有多少个“边”,“边”指经纪人,也即有多少经纪人参与这张单子。在北京,贝壳找房的单边比是6,也就是说一张单子有6个经纪人参与。

  这在曾经是不可想象的。且不说最后佣金如何分成的问题,在最初,接到单子的经纪人是否愿意把单子放出来跟其他人协作,都是行业的一大步。

  在李翔的访谈中,左晖透露了一些细节,比如“不要能干的人”。“我们的理论认为,凡是“能干”的经纪人都是他自认为“能干”的经纪人,凡是自认为“能干”的经纪人都是自私的经纪人,凡是自私的经纪人都是不跟人合作的经纪人。”

  为了构建信任,链家及贝壳策划了很多机制。贝壳的经纪人网络被称为ACN,是其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

  在这个ACN网络里,经纪人按照一定的规则进行房源共享、收益共享。当纠纷产生时,有专门的组织进行裁决。当经纪人被跳单或者被无理取闹的消费者投诉时,平台会对经纪人进行补偿。

  经纪人与经纪人、经纪人与平台间的信任在执行这些策略的过程中被构建。左晖透露,现在链家的经纪人会在拿到房源的一个小时之内将房源上传至平台,而不会将房源握在自己的手中,都是基于这样的信任。

  与此同时,贝壳推出经纪人的信用分,让消费者和与之协作的经纪人对其打分。良币驱逐劣币,才会有更多的良币进来。

  良币的必要涌入

  2015年,链家开始招募本科毕业生做经纪人。由于链家的理念是“不赚取一分信息不对称的钱”,佣金透明化、房源透明化,所有信息都要无差别地分享给消费者。

  由此一来,经纪人的职责就从为消费者输送信息,变成帮助消费者在过载的信息中做解读、挑选。“如果没有经历过16年制的标准教育,是很难做到这些的。”

  为了让本科生心甘情愿从事这份比较辛苦、社会地位不高、对个人能力要求又很高的事情,左晖提出了一个数字——1.2,要让经纪人群体的平均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1.2倍。

  要让经纪人群体的平均工资是社会平均工资的1.2倍|链家

  “有尊严的服务者”是贝壳的三个使命之一,这不单单是工资的问题。左晖认为,钱不是保留人才的核心要素,核心要素是他们要从这个职业中获得快乐。“他在这里正干着活儿,外面来了一个大妈,端着一盘饺子,对他说“怎么还没下班”,把饺子给他吃,我觉得这才是真正能激励他的事情。”

  在北京,链家有1000多个门店,其中有7000多个经纪人从业超过五年。也就是说,平均每个门店都有6-7位深度参与社区生活长达五年的经纪人。在行业的平均从业时长是七个月的背景下,链家培养了这批在房产交易领域资深,又在社区内有深刻人情关系的经纪人。当他们互相连接,将产生怎样的能量,是可想而知的。

  价值百科观or方法论?

  或许是因为企业家的身份,左晖的各种经典语录往往被解读成价值百科观取向的东西,这让他显得不接地气。

  不过读过李翔对左晖的采访记录后,你会发现他很少说“虚话”。那些浓缩成价值百科观的句子,更像是从链家到贝壳一路摸索过来后,对沉淀下来的做事方法的一种抽象的表达。

  你可能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准确地形容左晖,但一个否定短语可以——“不激烈”。他不关注竞争,但关注正确;他不一言堂,对于他的建议,如果团队非常不愿意做,那就算了;对于自己领导下的组织,他追求最小方差,不要极其优秀,但绝对不能太差。

  对于链家,他始终感到自己是个旁观者。“我不是一个特别较劲儿的人”,左晖这样描述自己,“到今天也是一样,我没有什么当公司老板的感觉”。

  这种对于组织的客体感,以及“不激烈”的个性让链家和贝壳一直处于一种稳健的线性扩张状态。

  如果了解贝壳的根系,你会发现很多如今表露出来的能力,来自于很久以前的一些决策。比如目前贝壳App上最具代表性和竞争力的VR看房功能,在十年前的链家就已经开始了技术储备。更别说真房源、楼盘数字化等这些需要长期累积才能对外宣布“达成”的成就。

  在外界看来,贝壳的爆发是突然的。但在链家内部,大家的共识是,贝壳在是“10”的时候,外界认为它是“1”,而在它是“100”的时候,外界认为是“1000”。链家一直在线性成长,“就像外人看小孩似的,过两天一看,长得都这么高了。”

  左晖面对过很多“非共识”带来的挑战,甚至遭遇过激烈的指责。但最终,他用能真实解决“难问题”,和真实创造价值百科的客观结果,证明了这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也对一个行业,无数人的生活,创造了新的“共识”和改变。

  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这一定远比财富更令他欣慰。因为他对世界的看法,最终赢得了胜利!

原标题:贝壳创始人左晖离开了但他的世界观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