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泰斗手机网 > 新闻 > 开放生态这件事,为什么是OPPO来做?

开放生态这件事,为什么是OPPO来做?

2022-08-31 19:10:10

在做生态这件事上,OPPO开始较真了。

8月30日,在2022年OPPO开发者大会上,OPPO推出最新的ColorOS 13和智慧跨端系统潘塔纳尔。作为ColorOS的一部分,潘塔纳尔将于2023年开始商用,正式向开放生态进军。

潘塔纳尔是OPPO自研、面向万物互融、以人为中心的智慧跨端系统。它的名字来源于世界上最大的湿地生态系统“潘塔纳尔”,借此寓意,OPPO希望把它做成人人都能够参与的开放生态。

生态一直是科技行业里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这个人人都想做生态,但却少有人能做好生态的时代,无论是用户、开发者还说所有身在其中的企业,都在盼望着一场系统与体验的革新。

谁来做这件事?作为头部手机厂商的OPPO,说它有些新办法。

这可能是OPPO(含一加手机)向生态型科技公司转型的关键一役,也是行业向万物互融迈进的重要一步。

生态因何割裂

科技行业一直有一句老话: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品牌,一流企业做标准,超一流企业做生态。

生态当然有其价值。产品和技术都可以被复制,但生态体系一旦壮大,就像护城河般难以攻破。对科技企业来说,建立一个生态并不难。几乎所有手机、家电、互联网公司都有自己的生态概念,但在国内,很难有一家公司敢打包票说,自己做好了生态。

QuestMobile数据统计,2022年1季度,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已接近12亿,人均拥有5台智能设备,超过50%的用户存在跨设备跨应用的需求,但显然,现有的生态互联体验,还很难满足用户高频的跨端需求。

OPPO软件战略总监张峻举了一个例子。在差旅过程中,用户要订机票、订酒店、查路线、打车、关注航班信息、下载视频,但这些业务都不在同一个服务上,而是要在不同的应用间频繁切换;办公场景中,手机、电脑、打印机可能也分属不同品牌,所有的文件需要统一转化到与打印机相连的电脑,才能正常操作。

造成这些体验隔阂的,正是生态之间的封闭与割裂。

割裂的生态背后有两个原因。一方面,许多公司做生态的目的是,把数据和流量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对外合作时需要设置多道壁垒,开放的前提是要求对方加入自己的生态。这种割裂造成了不同品牌之间的互联障碍,而不同阵营的合作伙伴的相互抱团,又加剧了这种数据孤岛现象。

另一方面,PC、汽车、电视、手机等各个终端之间的生态存在很大差别,标准也尚未统一。站在开发者的角度,不同的设备,系统、硬件差异极大,要打通不同垂域间的协同,开发复杂度和成本都不低。考虑到最终成本小于收益,许多企业缺乏打通生态的意愿。

但这显然不是健康的模式。

对用户来说,这种割裂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只能“多选一”,所有设备都只能购买同一品牌的产品,否则一切的“智能”跨端都无法使用。

对企业来说,封闭的生态意味着封闭的服务,不仅不能带来用户,反而会造成反面效果,还无形中推高了研发成本。

因此,要做好生态,有两件事亟待解决。第一,打通多元化服务和异构设备的限制,真正击中用户痛点;第二,回应企业及开发者的诉求,真正建设一个万物互融的软件基座。

这正是潘塔纳尔要做的事。

为什么是OPPO?

几乎所有企业都看到了生态互联的趋势,但路径各有不同。就拿手机公司来说,苹果做的是封闭生态下的统一体验,小米以投资方式打造生态链,华为则通过改变底层技术来搭建统一操作平台。

张峻认为,各家方式可以不同,但关键是如何更好地聚焦用户需求,同时还能实现商业共赢。

在跨端互联上,车机是OPPO最先关注到场景之一,这几乎也是所有手机公司和车企当下最受关注的命题。在今年的开发者大会上,OPPO提出了车机互融的系统解决方案——OPPO Carlink,它同时也是潘塔纳尔目前落地的核心场景。

OPPO Carlink背后有不少合作伙伴的踪影,上汽集团就是其中之一。近期,双方发布了以用户为中心,面向行业打造的跨系统解决方案“生态域”,目的是解决现有车机与手机等移动设备间交互方式有限、生态封闭、互联方案各异的问题,同时弥补智能座舱生态中互联网服务资源稀缺的短板。

在OPPO Carlink当中,手机与车机融合后,车机系统能够根据场景与用户需求,将多设备上的各类资源与服务进行再组织。比如,通过车载屏幕、扬声器进行输出,通过手机触屏、麦克风进行输入,又或者是车把手机当作输入法,车和手机之前随时随地视频通话等等,让服务在设备间的流转更自然。

从开发角度来说,手机与汽车品牌、型号之多,跨端之间的服务流转并不容易实现。因此,在与上汽合作之初,OPPO就敲定了一个原则:双方合作一定是基于低代码的轻量化模式,尽可能地降低开发者的准入门槛。

出行只是潘塔纳尔目前聚焦的其中一个场景。在OPPO看来,一个生态之所以能建成,规模并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考核,关键在于如何把一项体验做好、做透。

一直以来,手机厂商与车企合作的最大争议是,是否意味着车企就此交出了车辆屏幕的控制权。OPPO副总裁吴恒刚强调,OPPO在与任何生态伙伴合作的过程中,都不需要对方交出主导权。车企可以选择与OPPO合作的程度和产品类型,自由度更高,双方始终是平等关系。

也就是说,对于车企而言,生态域的技术方案是最轻量化接入手机既有生态的方案,手机和车为协作共赢关系而非主从关系。车在保有其品牌调性、设计风格和既有服务的同时,可以再“融入”新的关键能力及内容服务生态。

如此一来,OPPO做生态的差异化特性也就很明显。OPPO软件技术规划与架构总监洪汉生表述,OPPO不做操作系统,而是要做一个像高速公路那样的、足够轻量和友好的中间件。它相当于嫁接在不同设备间的桥梁,来实现它们之间的协同和调度,能够兼容安卓、Windows以及其它设备原有的智慧物联网系统。

正如OPPO首席产品官刘作虎所说——“我们希望以最大的开放性和友好性,构建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开放生态”。

开放生态第一步

姿态已经到位,接下来则是OPPO真正亮剑的时刻:从软件、硬件、服务三个层面,全面开放资源,与行业共创全新生态体验。

硬件层面,IoT设备厂商的最大痛点就是缺乏用户的入口,而这恰恰是OPPO的优势。

作为手机行业的头部厂商,OPPO拥有的5亿用户规模基本盘。除此之外,OPPO IoT业务也在2022年进入高速增长期,相关产品销量在过去三年内实现120%的增速,旗下IoT平台Heythings也达到近3亿的装机量,激活用户近1亿。

潘塔纳尔实现一个系统连接多个不同设备,解决了这些设备之间互联互通的问题。在此基础上,还叠加了端云融合技术,能够最合理地调用端云和多端之间的资源,包括设备、算力和数据,进一步帮助厂商精准触达用户。

当然,跨设备的开发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软件层面,潘塔纳尔为开发者提供极简开发与多端部署的环境,尽可能地帮助开发者降低开发门槛和成本。

未来,潘塔纳尔的目标是能够使普通开发者短时间内就能创造一个满足需求的完整功能。

而在服务层面,潘塔纳尔则瞄准了流量焦虑下企业最大的痛点——获客难、留存难。

以头部互联网公司为例,由于互联网服务变得越来越多元化,获客成本成倍提升。张峻举了一个例子,2015年互联网人均获客成本大概在100元,2021年则涨了5.7倍,而且留客也更难。所以,经营者需要更精准获客的能力来触达用户,以及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

潘塔纳尔的特点之一是泛在服务,即在人的融合感知交互基础上,实现服务与服务间的智能流转和智能组合。比如基于场景的智能推荐,以及结合手机、手表、耳机的多端交互。让合作伙伴的服务能在合适的时间,选择合适的设备,以自然的方式触达用户。

OPPO与美团的合作就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在与美团到店餐饮及外卖服务合作上线后的2个月,OPPO已形成从内容种草到服务直达、强提醒等合作方案,达到单日182万点击量,为美团提供了全新的获客思路。

根据OPPO披露的数据,在潘塔纳尔开发过程中,已有21个生态合作伙伴与其达成合作关系,包括上汽、海信、美团、支付宝、腾讯云、高德地图、航旅纵横、网易云音乐等各垂直行业的头部厂商。未来,这个名单还将不断扩大。

吴恒刚表示,OPPO有能力、也有意愿把生态这件事做好,所以OPPO愿意全面开放软硬服能力,与生态伙伴实现商业共赢。

“生态不能只靠一家之力,未来潘塔纳尔会全面开源。我们的愿景是,希望有一天潘塔纳尔不用带上OPPO的标志,因为潘塔纳尔属于全行业”,洪汉生说。

内容来源:界面新闻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