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泰斗手机网 > 新闻 > 网课猎手们正在猎杀教师

网课猎手们正在猎杀教师

时间:2022-11-03 16:13:52  阅读:96311+ 来源:市场资讯
网课猎手们正在猎杀教师

  来源:X博士

  作者:格子

  昨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了这样一条热搜——#新郑三中老师网课去世#

  10月28日,河南新郑三中的历史老师刘老师在一场网课后于家中猝死。

  她的女儿@小小沼泽酱 在微博中陈述,刘老师今年46岁,在教师岗位上已勤恳工作20余年,此前从未发现刘老师有心脏病史。

  在刘老师疑似心梗发作前的最后一场网课上,她和同学们遭遇了极为恶劣的网课爆破。

  一群无关人员疯狂涌进刘老师的网络课堂,频繁替换她的课件,播放刺耳的音乐,以挑衅性文字遮挡共享屏幕。

  刘老师反复制止无果,其间,这些人还在继续用不堪入耳的脏话辱骂刘老师和想要帮助刘老师维护课堂秩序的同学。

  最终,刘老师情绪激动,落泪退出了直播课堂。

  学生们以为刘老师“生气了”“失踪了”,而他们再次获知刘老师的消息,是两天后物业打开门发现了刘老师的遗体。

  昨日早晨,刘老师的遗体已火化,两个仍在上大学的女儿永远失去了母亲。

  学生们发给刘老师的消息,她再也收不到了。

  一条人命背后的“网课猎手”

  这不是刘老师的网课第一次遭到爆破。她的女儿在微博中说,至少从10月中旬开始,刘老师的网课就持续遭到类似的入侵。

  刘老师留下的对话记录中显示,10月9日、12日、14日、21日几乎每节网课都会有不明人员前来扰乱课堂。

  在另一段公布的录屏视频中,顶着恶搞丁真头像,ID为“X你太美”“梦之泪伤”等的人在课堂上骚扰、谩骂、来回进出,且相互之间称“同行”。

  这个“同行”,就牵扯出了一条人命背后,一个在网络世界肆虐已久,却始终未能引起主流视角重视的恶性群体——“网课猎手”。

  “网课猎手”多以QQ群为交流基地,有组织、成规模、高频次地入侵腾讯会议、钉钉等主流网络会议平台上的网课。

  只要有人在群里发了会议号和密码,他们就会闻风而动,集体前去捣乱,或者他们如果提前知晓课程时间,甚至会比本班学生更早进入课堂“卧底”。

  “网课猎手”乐于在各短视频平台上炫耀自己的入侵战绩,并以此获取更多可以爆破的课程信息,同时招募新成员进群。

  他们往往不以盈利为目的,只为搞破坏来取乐,但经常会称自己的爆破组是专业团队。

  也有少数“网课猎手”将其发展成了产业链,爆破一节课5毛,10元永久。

  “网课猎手”多由社会闲散青少年组成,其中不乏大量未成年人,有些甚至还是在校学生。所以,他们爆破的手法和规律都呈现出与这些群体强关联的亚文化要素。

  “网课猎手”经常会把自己的头像修改为王者荣耀专业电竞选手“梦之泪伤”(简称梦泪),将其魔改到《穿越火线》游戏中的终极猎手形象上,附加播放一段被鬼畜过的《梦泪处刑曲》。

  然而,这件事本身却跟梦泪本人毫无关系,梦泪也曾多次呼吁网友们不要在网课中恶作剧。

  但“网课猎手”们只是将梦泪和终极猎手视作小圈子内的土味暗号,就像他们同样还会以奥特曼、猪猪侠、蔡徐坤等各种恶搞形象身份闯入网课现场。

  甚至还有人戴上了丁真面具,在潜入的某场网课里突然打开了视频。

  如同刘老师生前所遭遇的一样,“网课猎手”在进入课堂后经常会用脏话涂黑屏幕干扰教学。

  往往还会发各种网络流行语和抽象话,疯狂抢占讨论区。

  有人还会公开调戏女老师,开黄腔污蔑某个素不相识的女同学。

  他们有时放《大悲咒》,有时放哀乐,有时直接开麦狂喷,更过分还在小学生的网课上放黄色录像和砍头视频。

  甚至还有胆子更大的,杜撰了警号、电话和网址冒充网络警察。

  虽然他们爆破的手段说不上高明,但造成的影响却极大,且受害人群极为广泛。

  在临近两个月内,我在微博上随便一搜就有数百条反映自己的网课遭到爆破的动态,不分时间、地域和年级。

  同学们的态度往往是震惊、恶心和极度的气愤。

  有实在气不过的同学,甚至主动去网课爆破群钓鱼,组织了一次辱骂反击来泄愤。

  然而,却有少部分学生似乎乐于见到这种场面,他们看到老师被惊吓或是手足无措的样子,感到十分开心。

  直到真正闹出一条人命之前,他们似乎都没意识到:

  这其实是一场“网络谋杀”。

  一场整活为名的“网络谋杀”

  在#新郑三中老师网课去世#相关问题下的,有网友把刘老师的死归结于心理素质不好。

  然而,大家似乎轻视了网课爆破对老师们造成的精神损害。

  很多老师在遭遇网课爆破时,第一反应往往是困惑。

  老师们的第二反应,是伤心。

  网课较现实授课效果经常会打折扣,这也反向要求老师们在备课、讲课和布置作业时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和心血。

  年纪大的老师一方面要克服对新兴网络技术的不适,另一方面还要遭受自己和亲人人格上的侮辱。

  刘老师教过的学生都缅怀她是一位善良、细心、脾气很好,给过学生很多帮助的好老师。

  而越是这样负责任的老师,越是容易在“网课猎手”的爆破下受到难以想象的伤害。

  “网课猎手”这一群体毫无道理的恶意与疯狂,无疑是对教师群体朴素网络人格的一种“蓄意谋杀”。

  网课爆破往往是一些不想上课的学生与“网课猎手”们里应外合的结果。与其说他们是无形的网络黑客,还不如说他们是无知的网络小丑。

  而《战争之王》里说:“从14岁孩子的枪里射出的子弹,与40岁男人枪里的一样致命”,来自青少年学生群体的恶意同样如此,甚至更致命。

  因为他们丝毫不认为爆破行动触犯了什么法律和道德,他们觉得:这只是 ——“整活”。

  在“网课猎手”被人们所广泛讨论之前,互联网上曾刮起过一股“在网课上整抽象活”的风潮。

  很多人将自己在上网课时用二次元刀哥、虎哥等抽象要素捣乱的视频分享到网上。

  在评论区里,网友同样会以欲扬先抑的抽象话术进行回应。

  如果这次整活在课堂上造成了较大影响,比如老师生气了,或者同学都笑了,同道中人会赞许他“整了个好活”。

  何谓“整活”?就是来个狠的,整别人不敢整或整不了的,介于哗众取宠和丢人现眼之间的一种网络行为。

  现在愈发猖獗的“网课猎手”们,就是基于此种动机完成了释放恶意的心理建设。

  整活,就是为了被人看到,就是为了与他人建立联系。

  比如非常魔幻的是,在他们自己的臆想中,网课爆破已经构筑了一个江湖,这个江湖甚至存在某种道义。

  但很快,虚幻的道义就从内部瓦解了。

  网课大面积被应用的时间,几乎等同于新冠流行的时间,也差不多等同于网课爆破行为出现的时间。

  从2020年至今的三年来,由于客观因素,青少年学生群体在某种意义上脱离了现实环境,他们与实际的人发生的联系越来越少了。

  可网络上不约而同的暴行,能让他们在法不责众中找到一种隐秘的志同道合。

  当厌学、无知、自卑等负面情绪钻了空子,当抽象文化如同接头暗号给予其归属和自信,他们终于被“网课猎手”的身份所裹挟,通过爆破的畸形方式在互联网上填补了自己缺失的精神联结。

  是啊,大家都干了,那个不会玩网络的老师能抓谁呢?

  “网课猎手”的游戏已经玩了很久,可直到真正付出生命的代价,才引起全民的重视。

  但就在你阅读文章的此刻,也依然有平静的赛博课堂正在被人爆破。

  而我只希望,不论这件事最终的结局如何,所有参与过这件事的人都能永远记住:

  “你杀过人。”

原标题:网课猎手们正在猎杀教师